您现在的位置:去伪求真 > 史海钩沉
长征两万五千里,秦岭深山写传奇
红军长征路过宝鸡时的传奇故事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诞辰100周年,也是党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5周年,在红军进行艰难困苦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中,从1932年12月至1936年9月先后有红四方面军主力和属于红四方面军序列的红25军,红74师及红二方面军一部共四支红军队伍路过宝鸡地区的太白、眉县、凤县、宝鸡县等地的秦岭山区。在这里他们与国民党反动派正规军,与土豪劣绅及地方武装进行过英勇顽强的斗争,经历过大小无数次战斗,付出了牺牲,也留下了一串串惊心动魄、威武雄壮、令人荡气回肠的有关红军的故事。在我们迎接中国共产党诞辰100周年的喜悦时刻,回顾红军长征路过宝鸡地区的传奇经历,学习弘扬红军战士不畏艰难,不怕牺牲,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革命精神,让我们心潮澎湃,倍受鼓舞!

1.在太白县皂角湾,红军吃了农民杨光有家的粮食,因主人不在,就把钱放在香炉内,直到杨家过年打扫房子倒香炉灰时,才发现不少银元和一张便条。于是被老百姓称为“过大红军”的故事一直流传到今天。

1932年蒋介石在对鄂豫皖根据地进行三次“围剿”失败以后,7月重新纠集30万兵力,发动了第四次反革命军事“围剿”。鄂豫皖根据地红军指战员英勇作战,人民群众大力支持,曾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但终因敌众我寡,力量悬殊,根据党中央关于建立鄂豫陕新根据地的指示,1931年11月7日在黄安(红安)七里坪成立,徐向前担任总指挥、陈昌浩担任政委的红四方面军,在1932年10月11日撤离鄂豫皖进行战略转移。11月5日从鄂北郧县秦家墁进入陕西商南县三官庙。在秦岭山区艰苦转战二十多天,折向西北来到关中大平原,这时又遭遇国民党胡宗南军队的追击,为摆脱胡军,红四方面军于12月2日进人周至县马召镇,12月3日曾派出了100多人的侦察队沿秦岭北麓西进,横穿眉县青化、横渠、汤峪、小法仪,从营头入太白山区。大部队从周至县南的辛口子出发,进入秦岭山区。经过老君岭,过厚畛子,从都督门上山,于12月7日来到太白县的核桃坪、黄柏塬、二郎坝、皂角湾等地。时值严冬,北风呼啸,寒气逼人,天刚下了大雪,更增加了行路的艰难。红军战士走的多是人烟稀少的山区,给养极其困难,没有饭吃,一些战士饿极了就把找到的粮食生吃以致拉肚子掉队。后来留在二郎坝生活的徐金堂、康德福就是当年因吃生粮食患病而掉队的红军战士。许多红军战士衣着单薄,脚穿草鞋,有的甚至光着脚板,仍沿着崎岖的山间小道艰难行进。到二郎坝时,天色已黑,部队首长命令原地休息,红军战士面临着寒冷尤其是饥饿,但没有一人到民房里去住,而是在野外的岩洞树林里歇息,宁愿忍痛宰杀五匹战马充饥,也不愿打扰群众,违反群众纪律。第二天鸡刚叫,悄悄地起身继续行军。红四方面军2万余人从这里过了三天三夜,虽然生活异常艰苦,但军纪严明,秋毫无犯。红军过境时,老百姓以为是国民党军队,吓的都跑到山里躲了起来。红军走后,百姓们发现,红军没有拿走他们的任何东西,就是吃过用过的也写下留言条子并付了高于市价的钱。在皂角湾,红军吃了农民杨光有家的粮食,因主人不在,就把钱放在香炉内,并留下便条说明情况,直到杨家过年打扫房子倒香炉灰时,才发现不少银元和一张便条。许多老百姓感慨地说: 我们这里过了许多队伍,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队伍。于是被老百姓称为“过大红军”的故事在人们中传颂着,一直流传到今天。

2.太白县二郎坝皂角湾坪里祠堂墙壁上,红25军战士写下的“春荒到财东富豪家里去分粮食吃”的标语,历经86年风风雨雨,至今仍清晰可见!

红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进行战略转移,同敌人周旋,走的很疲乏,又吃不饱饭,但他们休息时仍不放松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和红军的任务,保持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红军战士所到之处,不仅召开群众大会表演文艺节目,演唱革命歌曲,同时还书写下大量通俗易懂的标语。1932年红四方面军主力路过太白时,就写下了“打富济贫”“打倒土豪”“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等标语,后来路过太白县、眉县、宝鸡县、凤县的红25军,红74师及红二方面军部队同样也写下了“打土豪分田地”“打土豪、救穷人”“红军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不拉夫,不扰民”“打倒蒋介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标语,尤其是1935年3月红25军过太白时在二郎坝皂角湾坪里祠堂墙壁上刷写的“春荒到财东富豪家里去分粮食吃”的标语,历经86年风风雨雨,至今仍清晰可见,这是当年红军长征中重视关爱群众和宣传工作的历史见证!

3.凤县的平木、河口的农民说:“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军队!”

1936年3月,由陈先瑞任师长、李隆贵任政委的红74师辗转从太白的靖口来到凤县的平木、河口。听说红军快来了,老百姓们因为长期受国民党反动派的宣传,对红军有误解,纷纷到山上躲藏起来。农民李作才和母亲因跑不及留了下来。红军战士反复向他们宣传并说明,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专打国民党反动派,打土豪分田地,让他们母子不要害怕,但他们仍半信半疑。红军战士告诉李作才母子,要在他家住下来,李作才答应了,但整日提心吊胆,坐卧不宁。红军战士看到李作才母子心情紧张,对红军有惧怕心里,就主动和他们谈话,拉家常,战士们说话和气,态度亲切,使李作才母子的紧张心情慢慢平静下来。红军战士在李家住下来后,与其和睦相处,他们把做好的饭端给李作才母子吃,把当地奸商豪绅的财物分给穷苦百姓,给李作才家送来了七升荞麦,还给李母送了一件夹袄。红军在河口期间军纪严明,除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外,还给当地贫苦农民治疗疾病,这让李家母子深受感动,对红军的误解消除了,李母看见红军战士的衣服烂了,鞋破了,就主动给战士们缝补好,李作才也主动为红军担水、劈柴,大家亲热得和一家人一样。红军到河口的第七天早晨,李作才起床后惊奇地发现,往日他家里住的红军一个人都不见了,房子里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桌子上还放了一堆铜钱,他连忙叫醒了母亲,他母亲见此情景,感慨万千,深有感情地说:  “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军队啊!”

4.太白桃川的青年农民杨会荣对红军首长说:“我要参加红军,请收下我!”

1936年6月,红74师红六团四五百人在师长陈先瑞带领下,从白云峡来到太白县桃川,他们迅速击溃了在当地为非作歹的万四(万志忠)民团势力,当时天色已黑,且下着大雨,但为了不打扰老百姓,红军战士就在灵丹庙街道两旁的屋檐下歇息,第二天早上又忽忙上路向嘴头西进。6月23日,红六团又从嘴头返回桃川白杨塬,把财东张三和周老五家的粮食分给断粮的老百姓。晚上,他们住在青年农民杨会荣家。杨会荣早就听说红军专打土豪劣绅,救济贫苦百姓,军纪严明,秋毫无犯,是穷人的队伍,从心里对红军有一种感情,今日红军又住在自己家,确实和人们传说的一样。红军指战员向他讲述了许多革命道理,并动员他参加红军,杨会荣的心动了,他说服了家中老人,找到红军首长说:  “我要参加红军,请收下我!”红军首长爽快地答应了杨会荣的要求,杨会荣为自己成为一名红军战士感到由衷地高兴。

5.双石铺的区长接到通知,让他做好准备迎接国军,但他意想不到的是,他迎来竟是红军。

1935年7月底,国民党凤县双石铺区的区长曲作霖,接到上司通知说,为防止红军西进,国民党军一部将于近日到该地驻防,要他做好安排,准备迎接国军的到来。曲作霖接到通知,不敢怠慢,立即召集当地要人开会研究。7月26日,曲作霖和双石铺镇团总李子州等在民团局正在商量如何安排国军之事,突然一队人马闯了进来,曲作霖以为国民党军到了,马上迎上前去说:“刚接到通知,说你们要来,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说罢赶快端茶倒水。这时,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下令将曲作霖等人绑了起来。曲作霖连忙赔礼道:“咱们是自家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何必这样。”他以为是自己迎接不及时、接待不周招惹了国民党军。没想到来人厉声道:“谁和你是自家人,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曲作霖听罢,既震惊又疑惑,莫非红军是神兵天将,怎么说到就到,但看到自己身上绑得紧紧的绳子,一下子软瘫倒在地上。原来,这是由徐海东率领为配合主力红军顺利北上,牵制敌人,从陕南西征至此的红25军。红25军在双石铺住了5天,向群众广泛宣传共产党及红军的政策任务宗旨,打消群众因国民党反动宣传而对红军产生的惧怕心里,还教育启发群众揭发地主恶霸的剥削罪行,在调查了解  掌握确凿证据的基础上,根据群众的要求,将豪绅高鹏程、李子洲、邢正喜等人商号的粮食、面粉、食盐、衣服、布匹分给了贫苦群众,同时,召开群众大会,公审罪大恶极的国民党双石铺区区长曲作霖、团总李子洲、地主豪绅杨天祥以及盐务局长、烟酒局长等,宣布其罪状,并将曲作霖、李子州等四人就地处决。8月2日,红25军离开双石铺,经两当北上。

6.在凤县双石铺这个曾被认为是三国古战场街亭的地方,徐海东和吴焕先谈起“左”倾错误导致红军撤离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感慨地说:“马谡没有群众观点,脱离群众,所以失掉街亭。”

1935年7月,根据鄂豫陕省委的指示,红25军为配合主力红军北上,牵制敌人,在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率领下,3000人由陕南西征。他们从长安子午镇出发,经户县、周至、辛口子、佛坪、西江口,留坝西进,7月27日红25军前卫队第223团一营,轻装奔袭,一举攻战了西北交通要镇——凤县双石铺。这里南通巴蜀,东接关中,西连甘肃,为秦陇蜀往来要道。传说是三国时代的大战场街亭。面对昔日的古战场,望着这里附近的群山峻岭,想着红军由于“左”倾错误路线指导不得不撤退根据地艰苦转战,指战员们感慨万千,不禁谈起了三国蜀将马谡不听别人劝告,刚愎自用,痛失街亭的故事。徐海东将军开玩笑地说,“可见,马谡太麻痹大意,这样的地势,易守不易攻,怎么能把街亭失掉呢?想必真的象唱戏人说的那样,马谡违背了诸葛亮的意旨,没靠山近水扎营。”吴焕先政委听罢取笑道:“马谡没有群众观点,脱离群众,所以失掉街亭。”一句话,说得大家笑了起来。红25军在双石铺停留期间,从被俘虏的胡宗南部一姓何的高级参议口中得知,我红一四方面军已在川西北会合,先头部队已越过松潘北上,胡宗南主力已全部西调堵击我军,敌后方留驻天水。得到这个重要消息后,徐海东和大家商议,决定红25军立即西出甘肃牵制胡军,以打破敌堵击我军北上的计划。8月1日,红军过了八一建军节,补充了干粮后第二天清早即挥师向天水挺进。

7.为牵制敌军,保证主力部队北上, 贺龙和肖克采用了佯攻凤州,声东击西的战术。

1936年9月,红二方面军在贺龙、肖克等率领下,经过一年多的艰苦长征从湘西到达陇南的徽县、两当地区。蒋介石闻讯,极为震惊,急电西北剿匪总司令部调遣其嫡系25师关麟征部,驰赴陕甘边境堵截红军北上。为牵制敌军,贺龙和肖克等决定由红军一部佯攻凤州,声东击西,以保证主力部队北上。9月19日,在关部未到之前,红二方面军一部由肖克率领从两当挺进到陕甘咽喉要道凤县双石铺,并随机逼进凤州城。驻凤州的国民党陕军警备第一旅第三团的刘致远营长接到从双石铺逃跑到此的联保主任唐效民有关红军已占领双石铺,正向风州城逼来的报告后,立即布防,扼守制高点,封闭城门。红军战士迅速赶到凤州并向城内发起猛攻,一举攻占了距城墙仅100多公尺的真武宫作为据点,向凤州城射击。刘致远生怕凤州失陷,为弥补军队人数不足,匆忙强征300 多名百姓,编成两个自卫大队,赶制200多个木灯笼,上糊白纸,内放油灯,吊于城腰,以防红军夜袭。围城红军与城上守敌持续对打,战斗极为激烈,尤其是红军以真武宫作为屏障,对城内守敌威胁极大。为拔掉这个“钉子”,刘致远挑选精兵20人,组成奋勇队,企图偷袭真武宫。怎奈红军防守严密,进行猛烈阻击,致使敌多次进攻失败。敌军唯恐被红军歼灭,龟缩在城内不敢出动。红军再次猛烈攻城,刘致远急请驻防宝鸡的团长刘威诚派兵增援。然而当宝鸡援军赶到凤州时,围城红军已完成掩护我主力部队北上的任务,遂全部撤离,随大军一起北上了。

8.国民党军官命令士兵把被俘后枪杀的红军战士的头颅割下来,装在牛笼嘴里,让人担到宝鸡邀功请赏。

1936年10月,红二方面军一支20多人的小分队,从凤县北上辗转来到宝鸡县晁峪乡的新庄村。驻晁峪镇以秦伯瀛为首的国民党宝鸡县保安县和晁峪民团、新庄民团,闻讯后立即前去堵截红军。红军绕过晁峪镇街,从新庄村上了山,经曹家沟、九龙山、山岔崖到段家磨村的烂木头沟。敌军穷追不舍。红军战士英勇阻击,终因寡不敌众,当场牺牲3人,5人抓住藤条攀上悬崖突围,其余10多人被保安团、民团俘虏。秦伯瀛将被俘的红军战士拉到晁峪镇,关在寺院的黑房里,严刑拷打,百般折磨。当天就将两名红军战士拉到街道北侧的涝池边枪杀,并残忍地割下他们的头颅,装在牛笼嘴里,让镇上的李老五担到宝鸡,向上司为其邀功请赏。其他被俘的红军战士在经历残酷的迫害折磨后,也被押往宝鸡,在年底杀害。宝鸡的土地上,留下了红军长征的足迹,也洒下了许多红军战士的鲜血。

红军长征路过宝鸡地区虽然时间短暂,但在老百姓心中,这是一支时时处处为民着想,亲民爱民的队伍,是一支军纪严明、秋毫无犯的队伍,是一支不畏困难、乐观奋进的队伍。时光荏苒,光阴似箭。红军的长征过去整整86年了。80多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压迫,建立了新中国,经过站起来、富起来,正向着强起来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奋进,昔日红军路过的秦岭山区的太白县、眉县、凤县、宝鸡县的山区村庄早已经变成了美丽山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正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描绘着富裕文明和谐美丽的新农村美景,然而当年红军路过这里时留下的传奇故事,依然在群众中传颂者,并深深地铭刻在人们的心中!

作者为宝鸡文理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宝鸡市延安精神研究会、陕西省重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何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