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去伪求真 > 史海钩沉
罗援将军谈:“潍县团”荣誉战旗特色意义
壮士一跃万世铭 ——《百面战旗红》之“潍县团”

60d5423791eae.jpg

罗援将军谈:“潍县团”荣誉战旗特色意义:

抚摸着“潍县团”的战旗,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岂止是感动,更是渗透骨髓的震撼!七尺男儿、铁血将军许世友,竟然被一封书信激得怒发冲冠、泪透纸背。民诉民怨,字字带血,声声含泪。国民党还乡团,反攻倒算,欺压百姓,禽兽不如。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愈千人。手段极其残忍,剖腹、断肢、裂肤、活埋、溺亡……罄竹难书。将军拍案而起,号令全军,为民报仇,不杀蒋匪,枉为人子!将军令下,九纵踊跃,杀声震天。特别是以胶东子弟为主组成的79团更是群情激奋,喊出了,“就是豁上一条命,也要消灭这些祸害,誓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的誓言。1948年4月2日,潍县战役正式打响。我军狂飙怒进,势如破竹。关键时刻,团长彭辉、政委陶庸指挥全团在石城上下与敌厮杀,面对突破口蜂拥而上的敌人,彭辉挥着匣子枪高喊:“为人民报仇的时候到了,冲呀!”激战正酣,5连登上城墙,但下城的梯子被炸断,城高15米,有5层楼之高,朋友们想想啊,5层高楼,恐高者,目眩;胆小者,腿颤。城下漆黑一片,深浅莫测。但我们的英雄们顾不了这一切了,5连副指导员庄兆谦怒目圆睁,高喊一声:“共产党员跟我往下跳!”哗啦啦一片,全连年轻的指战员们,一个不落,纵身一跃,气壮山河。如雪花飘落,洋洋洒洒;如陨石落地,火花四溅。明知此跳,非死即伤;明知此去,九死一生。但为了给乡亲们报仇,为了胜利,只能以命相搏。160余人的连队,有的当场牺牲,有的摔成重伤,只剩下105名勇士,他们艰难地爬了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又一瘸一跛地投入了新的战斗。战至胜利,跳城幸存的105人只剩下了16人,而16人中没有负伤的仅有两人。他们的壮举,不仅感动了九纵和79团的首长和战友们,就是连阵前的敌人也惊吓得目瞪口呆。英雄的79团获得“潍县团”荣誉称号,当之无愧!“潍县团”的故事已经远去,但“潍县团”的旗帜仍然在高高飘扬,她在向我们诉说着,我们这支军队为谁而战,我们这支军队应该怎样去战!


壮士一跃万世铭 

——《百面战旗红》之“潍县团”

作者:《百面战旗红》创作组委会

写在前面

今天发布大型纪实文学《百面战旗红》第二篇范文——《壮士一跃万世铭》,既是继续以我们的方式向建党百年献礼,同时也是按计划推进《百面战旗红》创作进程。

首篇范文《八十二勇士壮烈殉国记》发布后,引发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当天就收到上百条留言。很多读者都称流泪反复读了数遍,也有读者表示备受革命英雄主义熏陶。这亦让我们深受鼓舞,信心倍增。

《壮士一跃万世铭》一文,由退役军人、银河悦读中文网金牌作者高金业提供初稿,本人曾多次走进纪念馆、档案馆采集和挖掘素材,并经数次修改,为本文奠定了良好基础,又经总策划叶征以及《百面战旗红》创作组委会多次修改审核,最终由罗援主编亲自定稿。

该文以“潍县团”与国民党反动派军队血战潍县石城为主线,以“潍县团”战士在听到潍县乡亲血泪控诉敌人暴行后拼死杀敌为视角,以“潍县团”的历史和今天为衬托,勾勒出了英雄团队的战斗壮举。文内采取了讲好故事的创作手法,重墨描绘了“潍县团”战士们为人民打仗九死一生跃下城墙瞬间的英勇果敢,给人以强烈震撼,无疑是对如何写好《百面战旗红》的又一种有益探索和大胆尝试。

需要反复强调的是,创作纪实文学体裁的《百面战旗红》,打磨精品,贵在深入挖掘每面战旗不同的风采,以独到的视角和充满感染力的文字,以及最具代表性的情节和细节,写出时代的最强音,切忌千篇一律,百旗一面。

建党百年的历史高光时刻就要到来,愿以此文告慰潍县战役牺牲的英灵,并向光荣的潍县人民致敬。

 ——《百面战旗红》创作组委会


2019年天安门阅兵,百面战旗猎猎招展,其中一面旗上绣了一堵高大的城墙,显得格外醒目。这就是被称作“潍县团”的战旗,旗上的城池是老潍县石城。尽管岁月悠悠,如今石城已不复存在,但石城背后那段鲜血染红的故事,以及9纵27师79团无坚不摧、拼死一跃的战斗精神,却永久深刻在了人们的心头……


一座石城,百战莫开


潍县位于济南与青岛之间,历史悠久,商贸活跃,历来是山东的重要交通枢纽和战略要地。郑板桥就曾写下过“三更灯火不曾收,玉脍金齑满市楼。云外清歌花外笛,潍州原是小苏州”的诗句,以描述潍县当年的繁华。

老潍县石城墙高13米,底厚近9米,顶部宽6米。据史料记载,潍县石城修建可上溯自汉代,后经过十几次改造加固,素有“鲁中堡垒”之称,古人就有潍县石城可抵10万雄兵的说法,近400年来从未被任何军队攻破过。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悍然发动了内战。1947年,是国共两党两军生死较量的关键年份,国民党起用日本战犯冈村宁次为顾问,调集了9个整编师25个整编旅,采用重迭合进战术,对山东解放区根据地重点进攻,妄图将华东野战军一网打尽。

面对来势汹汹的国民党反动派军队,7月间,华野按指令兵分两路,一部分7个纵队跳出外线作战,一部分4个纵队由许世友、谭震林率领留在山东内线粉碎敌人进攻。而拔掉潍县这颗钉子,就成了当务之急。攻下潍县城,可使胶东、渤海和鲁南解放区联成一片,不仅可打乱蒋军重点进攻步骤,还可为解放济南和山东全境奠定基础。

60d542375a7d5.jpg

此时的老潍县石城,经日、伪、蒋势力“苦心经营”多年,已成军事要塞,国民党守军总兵力达47000余人。面对我军攻城部署,驻防潍县的国民党96军军长兼整编第45师师长陈金城和张天佐、张景月等地方武装头目凭险顽抗,甚是狂妄。

一个阴霾弥漫的日子,陈金城纠集张天佐、张景月等人爬上城头,商议防务事宜。在沉沉一片、漫无边际的昌潍大地上,潍县石城显得格外突兀高耸。陈金城从箭墙空隙中伸长脖子望去,只见城内外纵深20余里设有3道防线,暗堡、壕沟、陷阱、地雷、铁丝、电网纵横交错,易守难攻,不由满意地嘟囔道:“固若金汤啊”!

闻此言,张天佐竖起了大拇指,张景月则哈着身子摇晃大脑袋补充道:“有军座在,共军插翅难进,金城难破”。

“金城难破”“金城难破”,城头响起一片附和声。

陈金城不由哈哈大笑,嘴上却说:“共军很狡猾,不要轻敌,不要轻敌。”

一时间,能否一举攻克潍县,已成为扭转整个战局的关键枢纽,而横亘在我军面前的老潍县石城,俨然就是一只拦路恶虎。


一封血书,千丈怒火


战前动员期间,许世友司令员收到了中共潍北县委写给9纵的一封信,信中控诉了盘踞潍县的国民党军队和恶霸地主还乡团,扶持豪绅恶霸,网罗残渣余孽,对当地百姓进行惨无人性反攻倒算的罪行。看罢,素有硬汉之称的战将也禁不住热泪横流,仰天长啸,立即要求将此信转给参战部队,必须让每个官兵都看到。

这封字字带血,声声有泪的信迅速传开,尤其是下面一段内容,深深印刻在了官兵们的脑海里。

“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国民党军自占领潍县后,抓丁抢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潍北县即被拉去牲口两千余头,粮食被抢净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杀害。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铡刀铡、活埋已成为匪徒们采用的普遍手段。有的先被割去耳朵舌头,然后活埋;有的被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加油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钢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妇救会长的孩子被锯成两段,青妇小队长的妹妹徐单被敌人用枪穿死,邢振明的妻子和怀孕的儿媳相继被活埋。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3家14 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高里区一次被杀12人。军属于传第之妻被敌人用钳子先拔去头发,又割开腿肚子加上盐,活活折磨死。固堤区东小官庄一家贫农3口人全被杀死,其妻怀孕6个月,死后小孩的两腿露了出来。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断骨碎肉比比皆是,难属四处认尸,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当看到“高里区的一个村妇救会长,死时曾告诉邻家说:告诉共产党、解放军,一定为我报仇啊!”,“潍北县广大人民把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身上”后,指战员们都泣不成声,群情激昂,纷纷递交请战书,甚至是血书。

79团官兵更是义愤填膺!他们大都是从胶东走出来的子弟兵,不仅亲眼目睹了还乡团的罪行,有些家中亲人也遭到了敌人的残害。就是豁上一条命,也要消灭这些祸害,誓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79团团长彭辉战前动员会上跳上八仙桌,双手擎着旗子大声吼道:“79团要第一个打进潍县城,同志们有没有决心?”

战士们举枪齐呼;“有!”

彭团长把脚一跺,高声呐喊:“我也有!”

3营营长王学志营长说:“我负责炸开突破口,出问题,营长我不当了。”

教导员孙洪文说:“突上去我负责守住突破口,出问题,拿我是问!”并且说,危急关头,他俩要到第一线,任何人不得阻拦,谁挡就枪毙谁!

人心齐,泰山移!“打进潍县城,为潍县人民报仇!” 战士们口号声响彻四野,如狂涛般淹没了潍县石城。

这封有特殊意义的信,许世友将军珍藏了一生,每每重读,都难以自持。


一鼓作气,两点突破


战前作战会议上,许司令确定了先破西城,肃清外围,稳打稳扎、逐次歼敌的战斗决心。计划集中9纵、渤海纵队、鲁中部队等22个团的兵力攻打潍县;并以7纵、渤海地方部队阻击济南援敌;以13纵和胶东部队阻击青岛援敌。

只见司令员大手一挥,操着河南口音大声告诫大家:“我们是第一次打这样坚固设防的城市,战前准备要充分,切不可粗心和麻痹轻敌。战必胜,攻必克,拔掉潍县这个硬钉子!”

谭震林政委要求部队严守群众纪律:“光荣地进去,干干净净地出来,做到‘军政全胜'!”

1948年4月2日,潍县战役正式打响。我军狂飙怒进,势如破竹。9纵攻城部队一共预选了 5个突破口,以73团和79团为主攻。8日,79团攻击到达指定位置。

完成对潍县外围守敌分割后,从9日起,我攻城部队开始昼夜不停展开土工作业,挖沟掘壕,隐蔽接敌。至18日,我军已攻占了潍县北关和南关,外围战斗结束,攻城大决战一触即发。

可笑的是,见我军暂停进攻,潍县守敌立即向上谎报军情,以致在济南坐镇指挥的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欣喜若狂,竟然召开了庆功会,庆贺潍县解围。

可惜好梦不长,几天后敌人就再现惊恐。4月23日17时,我对潍县总攻开始。79团首先从西城北部向敌冲击。6连、7连在炮火支援下,分两路攻击城墙外围1丈多高的土围子,仅用20多分钟即歼灭了守敌,为爆破登城扫清了障碍。

紧接着,8连在东,4连在西,同时投入爆破城墙的战斗。8连采取连续爆破的方式,9班长刘庸亭掩护副班长栾子明发起首轮爆破,栾子明冒着敌人机枪火力冲上去,拉响导火索,随着一声轰鸣,城墙顶部被炸掉一大块。刘庸亭在耳朵震聋,多处负伤情况下,又组织第2和第3轮爆破。爆破组长王官均扛起炸药包冲上去,敌人把导火索打断,王官均全然不顾,毅然拉响残余的导火索,炸药包响了,他倒在了血泊中。8班长宋文章前仆后继,扛起炸药包又冲了上去,前进中多处中弹昏过去,苏醒后,拼尽全力,抱起炸药包扑向了城墙……

就这样,8连连续6次爆破,将城墙炸开一个大口子,仅用30多分钟就登上了城头。与此同时,4连在2营教导员张中言带领下,也爆破成功,冲了上来。

24日凌晨2点多,8连和4连全部登城,将西城的城防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两面血染的战旗高高飘扬在突破口上。

守城之敌被如此强大的攻势震撼,一面节节败退,一面拼命反抗。围绕79团打开的两个突破口,双方展开了激烈争夺战。敌人用炮火压制79团后续部队,6架战机不断向突破口投弹和俯冲扫射,狂轰滥炸后,又纠集重兵连续向我反冲击。

此时,孤军殊死奋战的79团,几乎是弹尽粮绝,而突破的城垣只剩一个突出部,随时都有失去的危险。关键时刻,团长彭辉、政委陶庸指挥全团在石城上下与敌厮杀,面对突破口蜂拥而上的敌人,彭辉挥着匣子枪高喊:“为人民报仇的时候到了,冲呀!”

2营教导员张中言率先跳出弹坑,冲向敌群,不幸中弹牺牲。

“为教导员报仇,冲啊!”紧接着营长孙宝珍带着部队又冲了上去。

3营教导员孙洪文被炮弹皮击中胸部,鲜血染红了衣服,他吐着血推开为他包扎的卫生员,大吼着喊:“杀呀!杀!”

7连机枪手周加发,一个人架起两挺机枪,轮番扫射。副班长吕静斋的机枪枪管打红了,情急下用小便给枪降温。8班战士吴喜东将掷弹筒弹当手榴弹投向敌人。弹药打光了,战士们便用刺刀、石头、铁锹与敌人拼命……

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79团官兵没有一个人退缩,终于守住并扩大了突破口。


一跃而下,九死一生


凌晨3时许,危急关头,5连冒着炮火硝烟冲上了城墙,为减轻城上压力,奉命下到城內在突破口里面开辟阵地,接应后续部队入城。

正值黎明前至暗时刻,城头上浓烟滚滚,熏得人睁不开双眼,高约15米的城墙望下去,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战士们拿来一丈多的高梯子,放下去却根本见不到影子,二丈五尺的梯子放下去也还是不够长。有人提议用绳子和绑腿接起来,但绳子和绑腿顺到尽头仍然够不着地面。

此时,借着火光,敌军发现了我军的下城行动,慌忙用火力封锁。梯子被打断,绳子被炸飞,下城的用器没有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战友一个一个地倒下,眼看天就要亮了,战士们心急如焚,怎么办!生死瞬间,5连副指导员庄兆谦怒目圆睁,挺直腰杆,把驳壳枪往身后一插高喊:“同志们,我们没有路了,必须尽快攻进城内!共产党员跟我往下跳!”说完,第一个纵身跃下城墙。

夜色与火光中,冒着枪林弹雨,5连年轻的战士们,怀着复仇之心,为着理想与胜利,向着未知的黑暗与死亡,跟着副指导员坚定地跳了下去!没有害怕,绝不犹豫,一往无前。一个又一个,如雪花般,片片飘落;如陨石般,掷地有声。

这种压倒一切敌人和艰险而不被敌人和艰险所压倒的战斗精神,震撼了战场上的所有人——无论是其他连队的战友,还是为之色变的敌人。

起来,起来,起来!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也许在那一刻,义勇军进行曲一直萦绕于壮士们的心底,但他们的血肉之躯却不可避免地遭受了巨大撞击。

城墙下,许多人已经再也无法站立起来了,160余人的连队,有的当场牺牲,有的摔成重伤,只剩105人艰难地爬了起来,又立即投入了新的战斗。

60d5423755361.jpg

如天兵般降下的5连,很快占领了荷花湾小学校和周围20多栋民房。天渐渐放亮,敌军意识到5连的威胁,开始了疯狂的围攻,双方逐屋逐院反复争夺,战斗异常惨烈。

中午时分,5连退到小学校几间房里,与10倍之敌缠斗,整整坚持了13个小时。战士们拖着断腿,向反扑的敌人射击。敌人的手榴弹成串扔进来,爆炸声不断,战士们耳朵被震聋了,个个血肉模糊,他们将被子叠起来挡在门上,以减少弹片的伤害。大家相互鼓励着,都作了最坏打算,留几颗手榴弹给自己,万不得已,就一起同归于尽,死也要坚持到底,决不作俘虏。

终于,后续部队突进城来,围攻的敌人开始溃散奔逃,5连坚持到了最后时刻。战士相互搀扶着走出掩体,陶庸政委紧紧抱住一个个浑身是血和硝烟的战士,激动地流下热泪。

此时,5连跳城进来的105人只剩下了16人,而16人中没有负伤的仅有两人。他们以自己的壮举,用生命为大部队入城开辟了胜利的通道。


一战成名,万世流芳


20时30分,各攻城部队突入城内,守敌大部被歼,残部逃至东城。激战至27日,枪炮声渐渐稀疏,“金城”土崩瓦解,潍县被我军解放。

3天多点时间,潍县近五万守军就灰飞烟灭,惊掉了在济南刚刚开过庆功会的王耀武下巴。这个曾在一年前莱芜战役后说过“5万多人,三天就被消灭光,就是放5万头猪,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名言的国民党名将,此时又该当何讲?此公一定更难料到,再过5个月,他也将沦为老对手的阶下囚,开启漫长的战犯改造生涯。

潍县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华东战场上的第一个城市攻坚战,是华东野战军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36天的鏖战,歼敌4.5万余人,解放了4000多平方公里地区、人口过百万,缴获火炮181门,各种炮弹28000余发,以及飞机、火车、汽车、骡马、枪支等大量物资。击毙了恶贯满盈的国民党山东八区专员兼保安司令张天佐,活捉了化妆逃跑的陈金城,切断了敌人济南、青岛的联系,积累了城市攻坚战经验,有力推动了我军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的进程。

潍县大捷的胜利消息,很快就报给了正向西柏坡转移的毛泽东主席,毛主席十分高兴,在其《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文中评价道:“潍县战役对山东战局的发展,具有重大影响。”

5月12日,阳光明媚,微风和煦,华野9纵召开隆重表彰大会,宣布了华东局、华东野战军总部颁布的嘉奖令,授予在战斗中担任主攻团,撕口子,跃城墙,打退敌人20多次反扑,为全歼4万余守敌作出突出贡献的9纵27师79团于“潍县团”荣誉称号。

蓝天映衬下,身经百战的彭辉团长百感交织地接过荣誉战旗,场下欢声雷动。在他眼里,旗面上高耸的城墙已化成一座不朽丰碑,永远铭刻着1432名倒在城垣内外战友的名字。


两大作风,代代传承


世上没有哪支军队生来便威名远扬,都有逐步成长的过程和脱颖而出的契机。“潍县团”能位列全军10个英雄团之一,威震敌胆,名耀千秋,主要在于其有两大过硬的作风。一是作为老八路,有无坚不摧的战斗作风;二是作为子弟兵,有遵纪爱民的优良作风。

60d5423797acd.jpg

首先,要论打仗勇猛,9纵进攻能力勇冠华野全军,老13团、14团,犹以能打恶仗闻名,而“潍县团”前身就是1939年6月以掖县3区海防大队、黄县县大队、掖县独立营组建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支队第14团, 俗称老14团。

潍县战役中,“潍县团”前赴后继,无人退缩。据参加过此役的高圣轩老人回忆说,24日傍晚,他看到79团2营突破口两侧,到处都是烈士的遗体,足有200多人,景像终生难忘。他还看到作为加强营的79团3营,全营800人,打完仗,连炊事员、马夫算上,剩下不到200人。而这些倒下的战士,全都是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平均年龄只有20岁左右。在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为了给乡亲报仇,为了人民的解放,冲锋向前,义无反顾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从接过荣誉战旗的那一刻起,无坚不摧的大无畏精神就始终伴随着“潍县团”。1948年初冬淮海战役,“潍县团”追击国民党第63军至宿迁,敌人在堰头镇利用10米多宽的壕沟布防,密集火力封锁。一营冒着炮火架设浮桥,浮桥不稳,2连一排3班10人跳进冰冷刺骨的水中,用身躯支撑,架起一座“人桥”,保证了部队通过浮桥,全歼国民党一个军。《十人桥》英雄事迹至此蜚声全国。

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里,“潍县团”冒着严寒合围新兴里之敌,正面阻敌,异常惨烈,没有一人后退,3营8连战斗到仅剩最后一人。

1991年“人桥班”10名同志参加“91·9”演习,荣立集体2等功,为“潍县团”旗帜增添了新的光彩。

60d542378cdb6.jpg

其次,要说爱民深切,9纵部队基层官兵大多为胶东子弟,与根据地人民有着天然的血肉相连情感。他们忘不了,10多万乡亲们推着小车、抬着担架来支前。忘不了在遭受摧残后,节衣缩食的老乡不惜毁家纡难,把最后一口饭留给亲人解放军。忘不了南、北张氏两村2000多人齐聚祖上墓地,望着60余亩数百年留存下来遮天蔽日的高大松树,王氏家族无论长幼,齐刷刷举起手臂:“献出松林,打下潍县!”这片潍北一带远近闻名一向视为圣地的、国民党军队也畏惧未敢轻动的张氏墓田大松树,随即变做了几千立方米木柴,被乡亲们运往部队驻地。父老乡亲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无比愤怒和对子弟兵的无条件支持,就是“潍县团”无穷勇气和无限力量的深邃源泉。从接过荣誉战旗的那一刻起,忠于人民的子弟兵精神亦始终伴随着“潍县团”。上世纪60年代,“潍县团”卫生队指导员王正桂,作为全军学雷锋标兵受到了周总理亲切接见;70年代,修理所志愿兵田行成被授予“雷锋式战士”荣誉称号;90年代,涌现出“全国第2届十大杰出青年”卫生队军医李志军等典型。87年赴老山轮战期间,纪律严明,军地关系相当良好。新一代“潍县团”官兵,用行动不断续写着遵纪爱民新的篇章。

伟大战斗造就伟大的军队,特殊基因孕育特殊的情怀。“潍县团”过硬作风锤炼出的部队精神,被“潍县团”传人代代相承,任岁月长河涤荡冲刷,无论编制体制、任务性质如何调整变化,这支战功赫赫的英雄部队始终光华闪耀,动能强劲,释放不竭。

1993年9月3日,“潍县团”首任老团长彭辉将军与世长辞,骨灰撒在了“潍县团”血战过的山东潍坊,追随1432名牺牲战友而去,实现了其未能同日战死,但求同穴长眠的生前遗愿。历史翻过了新的一页,45年前为解放潍县牺牲和战斗过的英烈们已永载史册,世代留在了潍县和全国人民心中。

(参与创作者:高金业  叶征) 


附录:

荣誉战旗名称:潍县团

授旗年份:1948年5月

授旗机关:华东局、华东野战军总部

授旗前后主要战斗序列沿革: 1939年6月,由掖县3区海防大队、黄县县大队、掖县独立营组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支队第14团,1940年9月,改称八路军山东纵队5旅14团,1943年3月,改称八路军胶东军区南海军分区独立团,1947年1月,编入华野9纵27师79团。1985年8月,改变为27集团军81师241团,1996年10月,改编为武警机动第81师241团,现为武警某机动总队某支队。

(编辑:何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