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7000 万元建设“工合纪念馆”,自从2018年8月5日正式开馆之后,得到中外专家的一致好评。令人不解的是,当地有关部门却将新建的“中国工合纪念馆”有意写成“参观艾黎旧居和工合遗址”,闭口不提“中国工合纪念馆”,并将馆名先是用红布遮盖住,再后来就完全涂抹掉了。 这是为什么呢?
1936年6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带着无法理解的关于中国革命与战争的无数问题,由北京出发,途径西安,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陕甘宁边区。他是去红区采访的第一个西方新闻记者。
​2021年3月底,记者在网上看到一篇署名“水流高山”的文章《争当秦俑发现人:一场民告官背后的利益之争》,文中提到至少曾有四个人在秦俑博物馆为游客签名合影,声称他们也是发现人,甚至说自己才是“唯一的发现人”。作为30年前陪同美国洛杉矶电视台到西杨村农民杨志发家里采访的官方翻译,我觉得有话要说。经过多方努力,西安电视台记者随我于4月1日冒雨来到杨志发的新家——秦俑新村。